暖暖的臉頰肉

這條路希望陪你們走下去

風起長林 上課無聊隨便記錄下吐嘈

當初看完1後久久不能自拔
到現在一轉眼2已經完結一陣子了
1不多說了 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紅硃砂

說看2時沒有比較之心是假的
一開始看到主演陣容和劇情簡介我是拒絕的
想說為什麼要插入兩段感情戲呢?為什麼感覺又舊事重演

但開始看之後
雖然有一些小吐嘈
但整體還是很不錯的

首先感情戲的部分
雖然到中間幾集不是很灑脫
例如平旌為了平章的事自己糾結很久
林奚本來冰山美人突然哭戲很多
但其他的地方卻也是恰到好處
並沒有我一開始擔心的強行談戀愛
甚至後面林奚說:我也不可能為你停下我的腳步
這段我是很喜歡的

偷偷的說我真的覺得飛盞好可惜啊!
青梅竹馬但最後卻只能是淺雪提起的我一個同門師兄現在也不太熟
雖然平章很討喜但我還是忍不住覺得可惜😭

然後尾聲有個戲份超少但卻意外很可愛的cp
被救起的小婢女與忠心耿耿的結巴將士
本來以為正劇風所以不會有啥結局可能只是我自己腦補
沒想到最後岳將軍把佩兒的賣身契給屬下(原諒我忘記名字)時屬下非常高興
也算是一個小小驚喜了

再說劇情的話
首先想吐嘈的是怎麼又是身重奇毒而且這種毒又要渡他人血氣才能救啦!
並且朝堂上真的沒有平章以外的人能去救援嗎!?
養兵千日居然沒有人能整兵救援...

然後上師動作搞這麼大結果只是想要重現當年疫災後就領便當了
而且上師的心性感覺也不像是會如此忠心對夜凌宮的人啊
所以他說只有徒兒記得師傅為師傅報仇這點我還蠻??的

演員的話
前面有些咬字及說話方式讓我不太習慣
皇后一開始講話有點不自然
後來當了太后變成每句話語氣都要上揚
庭生則是特別愛加重語氣...並且有時候斷句也斷在奇怪的地方
平章偶爾有這個問題但看到後面有點忘記詳細了

很喜歡腳色的設定
1的景睿  2的元啟
原本都是京中閒散子弟
且父親或母親都成為罪人
但兩個人選擇的路卻不同
看1的時候總覺得景睿真是我看過最好的孩子了
因為經歷大變後難免會走上元啟的路
也有可能是景睿還有母親和弟弟妹妹
而元啟只剩自己一人

(明天廢課繼續)

7/3
不小心又4個月沒開lof😂😂想說啥都忘了

看來從泰國回來就可以開始看sotus s了
想想真是命運般的錯過
他倆3/25來台灣
然而我3/22~27去泰國
.
.
.
真的再早3個月放消息我肯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泰文還沒學好
第二季就開播了😭
提前害怕起完結後的失重感

今天的進度對話裡有torn-nii(現在)
真的是一秒立刻在腦海裡接上天台時Arthit的臺詞

痛哭一場(一集也沒載)
抱緊DVD瑟瑟發抖
看來學泰文又要提上行程了(????

今天搬了家
有了自己的房間
整理完第一件事就是把照片掛上去(以後大概沒辦法邀請同學來房間了哈哈哈

然後同款手環跟代購的鑰匙扣也到了
鑰匙扣的簽名不知道是不是印的...
而且照片是軟的沒護貝QAQ也不能平常用了有點難過😭

【一年生_KA】小被被

Arthit有一條小被被。

這件事是Kongphop從Not那裡聽來的,傳說中很多孩子從小到大最親密喜愛的夥伴。

但Arthit嚴禁朋友們提起,就如同覺得暖暖這個小名會有損他教頭的威嚴一般,雖然很捨不得卻還是在升上大三的暑假把小被被珍藏起來。

當然Kongphop聽到後只覺得很可愛,他的學長總是有著出人意表的小習慣,每多知道一個秘密,Kongphop都會滿心柔軟的、不住幻想著學長的童年,那大概是個令左鄰右舍阿姨大媽都愛不釋手的白嫩圓潤少年吧。

知道歸知道,Kongphop卻也沒想過要向學長提起那條地位可能遠勝於自己的小被被。

直到某個禮拜六,當Arthit軟軟的躺在床上而昨晚的被子已經被洗乾淨晾在外頭的陽臺時,為了防止在冷氣房中打著赤膊的學長感冒,Kongphop開始翻動衣櫃底層試圖尋找一條薄被。

翻著翻著卻突然看到了那條傳說中,和Arthit年齡一樣大的、略顯陳舊的小毯子-“這上面有學長的味道嗎?”Kongphop的大腦閃過一個念頭。

“Kong,你在幹嘛啊?”Arthit從床上探頭,震驚的看到優雅得體的校園先生手裡攢著一條布,低頭湊近並且臉上掛著不可言說的笑容。

“Kongphop!!!”Arthit幾乎要尖叫起來,也不顧自己沒穿上衣,就撲下床試圖將自己受辱的小被被搶回,但Kongphop一下子躲了開來,眼睛裡帶著熟悉的星光:“P,這是你的小被被嗎?”

“是又怎樣!0062Kongphop!我命令你把它放下!”

“嗷p,你不是不用它了嗎?把它給我吧!好嗎?”

“這個不能!”

“為什麼啊...p的衣服跟我的衣服也都混著穿啊,這個為什麼不能給我。”眼中的星星一下子黯淡下來,Arthit看到自家小狼狗仿佛連身後的尾巴也垂了下來。

“呃呃,小被被...你拿了有什麼用啊,別鬧了Kongphop。”

“P...那你不在的時候,我能擁有它嗎?”Kongphop深深的望著Arthit,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

反應過來的Arthit紅透了耳根,被Kongphop攬住跌回床上,而他心愛的小被被仍被Kongphop握在手裡,輕輕的蓋在他的臉上,溫柔細碎的吻隔著棉質的布料落在額頭、鼻尖、嘴唇,還有紅透的耳垂。

禮拜六的早晨依舊美好。

不要問我Arthit會不會窒息
————————————————————
考完試腦袋亢奮
又基友提到我不能理解的存在→小被被
突然覺得男生有小被被很萌

p.s衣服混著穿是因為這星期的糖😏還分什麼你的我的啊~

就這樣在需要修仙趕報告與控制不住自己刷微博的手中痛苦煎熬

老王頭貼被我媽懟了
真是非常的委屈

太喜欢蠢徒给我截的这张芭拉拉小魔仙了

微博不给我发只好发在lof


在线的时候觉得现实过的比游戏里快多了

常常一眨眼就是好几个小时不自觉


但离开的时候

现实与游戏便是天上人间


好像很多人事物都不再是曾经记得的模样

也有曾经生死不离的人

江湖不见了


「暂莫提从前,恐忆别时意阑珊。」─〈来去也〉


嗎呀這兩天嗑糖嗑到迷幻昏厥
都想爆粗口了

收圖收到人生絕望痛恨自己怎麼有選擇障礙選個封面和大頭可以選15分鐘